Archive for February, 2018

《安华是双性恋吗?》

November 30, -0001

《安华是双性恋吗?》(亲爱的朋友,这是我三年前今日写的贴文,如果你读到最后一句,谢谢你。祝你早安。)我住在新加坡的世姪爱娜在我的墙上问我:叔叔, 我不知道这次事件是不是政治阴谋来陷害他再次入狱。我有个疑问,可能您是我认识的人当中能给我答案的人,因为您本人40年前就认识他本人。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为什么可以屡次被同一个罪名用个同性来冤枉他? 就如同蔡CD事件, 男人好色是自然。放个女的过去, 好色的一定迟早中招。我真的在想,为什么他总和男人扯上关系。 所以我只想知道一个事实。。您认识的他,其实是不是双性恋?是的话, 那我明白了。鸡奸案不成立。他是被冤枉的,因为双方都是自愿的,何来奸? 他只是被色和对方的奸计(不排除对方是他的敌营派来的)所诱, 猫儿改不了吃腥又栽了。这是我给爱娜的回应:爱娜,我在75年(那时你刚出世吧)在甘文丁和安华同住一个牢房。他比我先释放出来。我77年出来后就没有再跟他联络。他进了巫统之后,我更把他当外人了。1998年他的第一次鸡奸案爆发时,很多人半开玩笑问我:喂,文波,你们在里面有没有搞的?我的答案是:没有,绝对没有。他进监牢,我同情他和他的家人。2008年,安华鸡奸案二集上演时,也有人像你这样问我:为什么总是他和男人扯上关系?有人问我时,我的答案是:这已经不是性取向的问题了,这是政治斗争的问题。因此,我更同情他及他的家人了。我和安华的认识和交往,就只是在监牢里的那一小段日子,出牢之后就没有往来了。他应该完全不记得我这个前牢友了。他在这40年里的变化和际遇, 我都是从媒体得来的。他是双性恋吗?我和他在一起时,绝对不是。后来会变成是双性恋吗?答案是:我不知道。这是他的私隐, 我没兴趣知道。从第一次鸡奸案到第二次鸡奸案,我都是同情他和他的家人的。我和他在一起时,我24岁,他27岁。他努力做学问,生活自律,后来我看他和他的家庭,觉得他是一个照顾家庭的男人。至于他的性 取向后来有什么变化,我真的不想知道,我也觉得不重要了。一个似乎就当首相的人,有这样的待遇,这个国家令人害怕。如果他真是一个双性恋者,他就应该入狱两次,蹲十 多年的牢吗?贪官污吏及其朋党窃国卖国,都没有这样严重。爱娜说:这是命啊。1998。2008。2015年听说是year of restoration的一年。希望是他的最后部曲了。他的家人很坚强。祝福他的家人。我也祝福安华及他的家人。我以前对他加入巫统并努力往上爬感到不齿,但这些,我早就原谅他了。烈火莫熄运动开始之后,对他,我只有感激。(杨白杨。2015年2月11日)

I’ve always loved trains as a kid

November 30, -0001

I’ve always loved trains as a kid. Perhaps it’s the clear and organised path the train takes. Perhaps it’s the idea of adding your own “modules” or cars to create a customised solution. Or perhaps, the fantasy of a cross…  Đọc tiếp